中国扣押美战机影响极大 专家抱美机装备痛哭
2013-04-11 09:24:08.0
   

  解放军最新反潜机“高新6号”已经成型,而且未来将会正式服役。该大型反潜机的性能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美军P-3C反潜机,对解放军的反潜能力来说是重大飞跃。报道称,在世界上能够制造这样大型反潜机只有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中国一直是没有的,而这次新型反潜机“高新6号”完成了正式服役之后,将是解放军在反潜领域的重大突破。

  报道称,中国大陆周边大约有200多架美制的P-3C反潜机,对于中国的潜艇来说是一个恶梦,因为它们24小时对解放军的潜艇进行侦测。解放军迫切希望能够研发新的反潜机来反制,现在解放军研发成功的“高新6号”大型反潜机,是在运-8大型运输机的基础上进行改造的,可以在野战机场起飞,也就是说在非常复杂的跑道、短距离当中也可以起飞进行侦测反潜。

  另外它携带最先进的侦测雷达,还有磁力探测器和光电吊舱。因此,就算未来日本、美国等升级了具有隐形功能的舰艇,也能被它发现。“高新6号”反潜机还可以投放100个声呐,另外可以携带空空导弹、炸弹、水雷、鱼雷等,一方面可以进行侦测反潜,另一方面也可以对潜艇和水面舰只展开直接攻击。

高新六号反潜机


中美南海撞机示意图

  报道说,2001年时,南海发生了中美军机相撞事件,当时美国大型的侦测反潜机被迫降落在中国军用机场,而解放军扣住战机之后,军方科学家把这个美制的战机全面研究了一遍,后来抱着美制的相关设备大哭一场,因为当时为攻克某个项目,这个专家研究了8年,当看到美军飞机的某个装备,就马上想到了相关的攻克难关,于是大哭一场。可见在当年中美撞机事件中解放军获得了不少资讯。现在有了“高新6号”,接下来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飞跃第一岛链,穿越第二岛链,展开针对美军的直接侦察。

  报道称,如果解放军有100架这种大型反潜机,对美国、日本的潜艇即可有效反制。实际上,“高新1号”到“高新5号”已经陆续服役,其中“高新3号”已经在南京战区服役,重点展开电子情报的收集,还有进行干扰天线的布置,另外还携带反辐射导弹,一旦需要,可以对日本等国的雷达展开直接攻击。

  王伟撞机残骸打捞 事故分析内部文件曝光

  2001年的中美撞机事件已经过去十多年,从目前能够得到的信息看,对于事件的具体情况仍存在着很多争议,而事件的很多细节可能永远都不会公之于众。本文力图通过现有的一些资料来解答事件的一些疑点。

  疑问1、两架飞机为什么会相撞?

  在此次事件发生前(包括事件发生后),在南海海域中国战机驱赶美国侦察机的行动都属于“日常行动”,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应该说双方都是很熟悉的。我 们的飞行员的任务就是与之周旋直到把他们赶走,他们的任务是尽可能接近中国领空从而获得更多情报。

 


 

  而我方飞行员为达到驱赶对方的目的,经常要与敌机贴的很 近,这从视频上可以看出来,两者的距离近可以说完全超过了国际上通常的安全飞行间距,因此危险性非常大。双方对此都十分清楚,为了以防万一,此前应该是有 一个应急处理预案的,一旦发生事故双方该怎么办都应该按规定来。

  但事件发生后美国方面并没有按预案的规定办,他们没有与中国方面沟通,而是擅自先自行公布 了出来,打了中国一个措手不及(有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为证),这让中国高层非常恼火,因此才指责是美方故意撞机。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双方的飞行员都是“例行公务”,都没有故意去撞对方的理由:

  美国方面完全没理由故意撞中国战机,撞了中国落后的机型歼8-II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就对自己的飞机那么有信心?高空飞行又不是玩碰碰车,连个小鸟撞 飞机都可能机毁人亡,更不用说飞机撞飞机了。茫茫大海之上,相撞之后如果飞机损坏严重,后果就是死路一条(后来的结果看他们是宁可降到中国机场也不愿意在 海上迫降的),他们没有主观去撞的动机。

  而王伟也不可能为了什么所谓的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而故意去撞,先不说撞机之后的结果难以预料(说不定是美国的侦察机先掉下去了呢,那样的话还 能获得什么技 术资料),假如是事先策划好的,那总不能只有两架飞机去吧,撞了之后就一架能飞了,怎么胁迫对方降到我们的地盘?

  所以起码我们要出动三架以上才可能使行动 有可能成功。而且这样的话引起的外交方面的困难也是难以把握的,无论怎么分析,所以我们也不应该是故意去撞。

  那么问题就来了,两架飞机怎么就撞上了呢?答案只能是:这是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一次意外。两者距离过近是基本原因,但由于此前从没出现过问题,所以双方都有 些疏忽,可能是因为歼8-II的低速操控性能不太好,也可能是美方飞行员的距离判断失误,最有可能的是气流的扰动,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王伟的战机撞到 了美机的螺旋桨失控坠毁,而美机也由于受损无法飞回基地。

 



 

  疑问2、王伟为什么没有被找到?他真的没有死吗?

  如果王伟成功跳伞落在海面上,那么他获救的可能性极大,他的僚机已经记录下了碰撞地点的坐标,这就大大缩小了搜救的范围,而且落在海面上染料会把周围的海 水染色,还有巨大的降落伞,搜救人员也会很容易发现他,但为什么军方调动了那么多人力、物力都没有找到呢?假设因为受伤或者体力不支等其他原因他没有坚持 到搜救人员的到来,活不见人,那也总不能死不见尸吧?

  是不是有可能像传说中的“王伟还活着,换了个身份证留在军队中呢”?我们来分析一下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假如是这样,那么高层为什么让他改头换面呢?是为了 赢得外交上的主动吗?中国其实是不愿意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的地步的(最后不还是把人家的飞机还了回去),被对方抢先把事情捅出去就已经很被动了,现在不但 损失一架飞机,再搭上一个飞行员(国家培养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不容易),外交上就主动了吗?

  事实上应该是,只有把损失降到最小,才更好向民众交待。而且,让 他回到军队恐怕就不是换个身份证那么简单了吧,媒体的报道已经让大家都认识了他,那是不是还要给他做个整容呢?所以提出“王伟还活着”这种论点的人纯属主 观臆想。



 

  那么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王伟已经牺牲了。怎么牺牲的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跳伞不成功,伞没有完全打开,纠缠在一起的降落伞使王伟无法漂浮,最终被卷入水中窒息而死;另一种就是他根本就没有跳出来,也就是弹射失败。

  伞没有完全打开,这与僚机驾驶员赵宇的描述是矛盾的,因为他说他是看到空中飘有座椅稳定伞和救生伞各一具。而且就算没有打开,巨大的降落伞也应该会在海面漂流一段时间从而被搜救人员发现。因此这种可能性较小。

  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王伟的弹射座椅失灵,他没有跳出来,他随自己心爱的战机一起沉入大海。这种说法是在我们否定了其他可能的情况下做出 的。最直接证 据就是2004年的一篇报道显示(详见文后相关文章,有图片),他的座机被打捞上来之后,座舱还是完好的(当然这篇报道的真实性还无法证实,也没有说飞机 里面是否有尸体)。如果弹射成功,座舱是绝对不会完整的。

  弹射座椅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按下弹射按钮,飞机舱盖先弹飞,然后座椅弹起来,把飞行员抛向空 中。但如果出现故障,舱盖未弹飞,或是座椅弹起的速度超过舱盖弹飞的速度,那么就会出现飞行员头部撞到坚硬的舱盖的情况,而弹射座椅产生的巨大力量,完全 可以让飞行员的颈骨和脊骨挫断,或出现因脑震荡而引起昏厥。




 

  这种可能性很高。因为从事后半年,中国所有国产战机全部换装新型弹射座椅就可以看出个大概。半 年后中国换装的新型弹射座椅就是在座弹顶端加形状如枪头一样的大圆椎尖头的东西,这样可以在舱盖出现未弹起的情况时,用尖头刺破舱盖,避免飞行员受伤。

  当然,弹射失败也与赵宇的说法矛盾。但似乎我们应该理解高层的苦衷:被美国的飞机撞了都没死,却因为弹射失败被撞死或者被淹死,这样的说法民众能接受吗?在当时的背景下,也只能如此了。

  注:弹射失败的想法是我自己分析出来的,在网上看到同样的说法后更坚定了我的想法。由于网友的描述较好,所以做了些引用,在此表示感谢!(带下划线的部分)

  疑问3、美国侦察机为什么会降落到中国机场?我们真的得到了很先进的技术吗?

  对于美国飞机降落到我们的机场,有些人认为是在我们战斗机的胁迫下美国飞机别无选择才这么做的。其实赵宇的描述很清楚:“9时23分,我驾机安全着陆。 10分钟后,美机未经我国政府许可,也降落在我陵水机场。”虽然按照我们前面的分析他的话未必完全可信,但这句话倒还是可信的。理由就是,如果是他把美机 “押解”回来的,那么应该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而且媒体也可以大肆宣传,而不用说美机是“未经我国政府许可”降落的吧?




 

  事实是美机当时的情况也非常糟糕(这可以从事后公布的美机长的回忆录中看到),他们唯一可能尽快降落的地方就是陵水机场,这是他们的救命稻草,因此他们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飞往陵水机场。

  美机的到来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是很多人的观点,的确,我们有了机会近距离地接触我们的这个对手,但是不是就像有些人所说的“让中国的电子侦查技术一下提高 了20年呢”?通过美方机长的回忆来看,机内的关键资料和侦查设备在降落前就已经被销毁了。

  事实上他们也完全有时间销毁,因为从事发地到陵水机场还有一段 不近的距离。而一堆废铜烂铁对我们来说又有多少价值呢?我们得到的可能仅仅是EP—3的内部结构罢了。“让中国的电子侦查技术一下提高了20年呢”恐怕只 能成为某些人的一厢情愿。

  内幕大曝光:李鹏总理揭秘南海撞机事件真相

  本文摘自《李鹏外事日记》,作者:李鹏,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四月二日 星期一 晴
 

  昨天,美国海军一架EP—3侦察机在南海我专属经济区范围内进行侦察活动,我海军两架歼八飞机进行监视。一架飞机与美侦察机相撞,我飞行员弹出机舱,至今仍下落不明,飞机撞毁。美机4个螺旋桨也有两个损坏。美机未经我方许可降落在海南岛陵水海军机场。据报,机上有24名美军人员,安然无恙。美要求我归还飞机和人员。这件事在国际上炒得很热,说这是对中美敏感期关系的考验。美方因为飞机侵犯我领空,目前比较低调,说这是一场事故,是中国飞机撞到美机上的。

  四月四日 星期三 晴

  美国领事和武官在海口会见了24名美空军人员,承认他们受到中国良好的接待,健康状况良好。现在美国提出放人还机。但美方显得有些心虚,不知道撞机事件究竟如何处理。

  四月十一日 星期三 杭州 晴

  世界舆论纷纷谴责美国霸权主义行径,对撞机事件认为道理在中国一边。

  我方与美方已达成初步协议。美对我表示深切歉意(Very Sorry),我方同意美24名机组人员离境,但美机仍被扣留。

  四月十九日 星期四 晴

  中美撞机问题第一轮谈判已告结束。我方展示了证据,并向记者公开。从螺旋桨是正擦痕,并有中国飞机红色漆,以及飞机底部天线是向内倾斜,都说明是美方撞我。铁证如山,这些证据使我方赢得主动权。



南海撞机事件

  五月二十五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在韩国访问活动的高潮。我会见了正在韩国访问的美国前国务卿贝克。他问我有什么话要告诉老布什的,他可以转达。我说,中国已向美方表明,中国在处理南海撞机问题上保持了十分克制的态度,美方应该接受中方将飞机运回、而不是飞回的方案。

  六月七日 星期四 晴

  中美关于美机归还方式及日期的谈判已达成一致,迫于理亏,美答应将飞机拆卸后运回。6月13日开始拆卸,7月8日前,美租用俄安—124大型货机,分5次将飞机部件运回。

  〔2002年〕

  二月二日 星期六 晴

  我阅读布什的国情咨文。打仗和经济都要双赢,并点名伊拉克、伊朗和朝鲜是恐怖主义国家。美国下步棋究竟如何走法,我们将拭目以待。布什在国情咨文中提出“邪恶轴心”论,引起世界不少国家反对,欧盟许多国家都有表示。伊拉克、伊朗、朝鲜3国因被点名,反应更强烈。

  事件链接

  4·1中美南海撞机事件

  中美撞机事件,发生于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执行侦查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跳伞下落不明,后被中国确认死亡,而美国的军机则迫降海南岛陵水机场。

  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真相

  南海上空风云变

  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上午,美国一架EP-3军用侦察机又飞到我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活动。我空军两架歼—8战斗机立即起飞对其进行跟踪监视。9时7分,正当我方军机在海南岛东南l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国的侦察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大角度转向,撞上我方一架军机,致使飞机失控坠海,飞行员王伟失踪。受损的美机则在未经过许可的情况下,进入我国领空,并降落在海南陵水军用机场。按国际惯例,我们对美国侦察机上的24名美方人员进行了安置。

 


 

  2001年4月1日,中国一架执行监视任务的歼8II与美国海军EP-3C侦察机在南海上空相撞。飞行员王伟失踪,受损的EP-3C迫降海南。事发后经交涉,中方同意美方道歉后释放机组并交回飞机。7月2日,EP-3C由一架安124运回。撞机事件发生后,美国通过卫星拍摄到的EP3停靠在海南陵水机场停机坪的照片

 

  看上去这是一桩偶发事件,其实有其必然性。自从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就从未中断过对我国沿海的侦察飞行。从2000年下半年起,美军飞机侦察活动更加频繁,而且越来越贴近我们的领海。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多次向美国方面提出交涉,要求停止此类侦察活动,但他们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首轮较量硬碰硬

  外交部主管美国和大洋洲事务部长助理周文重在事发当天就紧急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强调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方,美方必须对中国人民做出解释。

  对于“撞机事件”,美方调门很高,气焰十分嚣张,根本不想承担责任。普理赫声称,他不能同意中方关于“撞机事件”责任的说法。对于中方坠毁的飞机和失踪的飞行员,美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遗憾”,虽然表示愿协助中方搜救失踪飞行员,但更多地是一味要求中方尽快“释放美军机的机上人员,并归还美国侦察机”,甚至提出不准中方人员登上美国飞机进行检查。

  周文重当即驳回了美方的狡辩,拒绝了美方的要求,并强调,对美方给中方造成的损失,以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一事,中方保留进一步向美方交涉的权利。 美国一向善于操纵舆论,先声夺人。北京时间2001年4月1日下午三时许,也就是“撞机事件”发生后六小时,美军太平洋总部便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将“撞机事件”公之于世。声明要求中国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保持飞机的完整,保证机组人员的安全,为飞机和机组人员立即返回美国提供便利条件,而对中方飞机被撞后坠毁、人员失踪,则只字未提。

  针对美国方面蛮不讲理的态度,4月2日晚上,周文重再次召见普理赫,向美方表明中方严正立场。他告诫美方要正视事实,承担责任,向中方道歉。

  可是,两天过去了,美方的态度依然很强硬。

  2001年4月2日和3日,布什总统连续两次发表讲话,表示美国的优先考虑是机组人员尽快返美,以及侦察机须在未经“破坏或摆弄”的情况下完整归还美国;说什么美国已经给中国时间来做正确的事,现在是让美机人员回家和归还美机的时候了。他还声称,这一事件可能破坏两国建立卓有成效关系的期望。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竟以“监控局势发展”的名义,派遣三艘驱逐舰前往海南岛附近游弋,并在南中国海地区停留。

  美方的态度和做法让我们感到很气愤,自然也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反应。互联网上已有不少人提出要向美国驻华使馆抗议示威,甚至要求中国政府依法审判美机组人员。

  被迫道歉美让步

  经过我们多次坚决斗争,美方有所触动,态度有所转化,开始趋于务实。

  美国东部时间2001年4月4日,鲍威尔国务卿在美国国务院向媒体表示,他对中国飞行员失踪表示“遗憾”。鲍威尔当天还以个人名义致函钱其琛副总理,提出美方愿和中方一道为两国关系努力,使这一事件成为过去。

  次日,布什总统在全美报业编辑协会年会上讲话时,也对中国飞行员失踪和中国损失一架飞机表示“遗憾”。他还强调:“我们同中国的关系十分重要”,“不应让这个事件影响(美中)关系的稳定。”

  为让美国方面认清形势,承担责任,做出道歉,我们与美方进行了艰苦的斗争。

  在北京,从4月5日到10日,周文重部长助理与普理赫大使进行了11轮艰苦谈判,最多时一天谈了3次。较量的焦点主要是,美方必须就撞毁中方飞机、导致中方飞行员失踪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向中方道歉。

6月18日,海南陵水机场,工作准备以便卸下拆卸飞机使用的组件

  在华盛顿,杨洁篪大使频繁约见美政府官员、前政要、重要议员,希望他们发挥影响,推动布什政府早日向中方道歉。

  但是,形势严峻的一面还很突出。美国舆论不理解中国依法对美机进行的调查取证工作,声称中国实际上已将美机组人员扣作“人质”。在美国媒体煽动下,一些美国民众,特别是美方机组人员家属情绪激烈。

  据我国驻美国大使馆告之,那段时间,使、领馆连续接到不少恐吓电话,一些人还有组织地到使、领馆门前示威。白天,常看到路旁的树干上飘着黄丝带,据说是象征对亲人的思念;到了傍晚,一些人则在使馆大门前不远处举着蜡烛,守夜祈祷。还有人竟在街上拦住我们的外交官,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嚷:“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的人回家?”美国内一些反华势力更是蠢蠢欲动,伺机破坏中美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杨大使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通过摆事实、讲道理,说明真相,阐明立场,直接做美国公众的工作。杨大使对事件做了一个美国人容易理解的比喻:一伙人总在你家门前转悠,家里有人出去查看,结果自家的车子被毁,人也失踪了。对此,家里人总该有权利做一点儿调查吧,对方至少应该道个歉,这“非常重要”。他希望美国人民自己做出公正判断。

  这次采访播出后,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积极影响。据媒体称,在杨大使接受CNN专访之后,赞同美国政府向中国道歉者的比例大幅度增加,由最初的不足20%猛增到后来的50%以上。有的美机组人员家属表示,如美方道歉就能让他们的家人回家,他们支持向中方道歉。

  六易其稿道歉信

  在我们的压力下,美方开始让步了,但步子迈得很不情愿。

  2001年4月5日晚,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给外交部送来了一份以普理赫名义写给我的信,算是美国政府给中方的道歉信。

  我们要求美方必须满足三项要求:一是美方必须以适当的英语措辞,对事件本身、中方飞行员和飞机损失及美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进行道歉;二是在飞机降落问题上,美国人必须承认“未经允许进入中国领空”;三是美方应对中方妥善安置机组人员表示感谢。

  但是,在信件第一稿中,美方仅轻描淡写地对中国飞行员的失踪表示“关切”,对于其他两项内容也未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这离我们的总体要求相去甚远,当然不能接受。我们当即批驳美方毫无诚意,指出这根本不能作为商谈基础,美方必须道歉,否则双方就没有必要再进行接触。

  看到我们的态度非常坚决,美方不得不再次软化立场,表示愿意和中方探讨修改措辞,满足中方要求。

6月18日,海南陵水机场,清空安-124货舱以便装载被拆卸的EP-3


  6日上午,美方递交了第二稿。在这一稿中,美方对王伟家属、朋友和战友表达了遗憾,但同时又称美国政府不能对此“事故”道歉。对美方的顽固态度,我们再次坚决顶回。

  6日晚,美方递交了道歉信的第三稿。7日上午,我们再次对道歉信的内容提出意见,要求他们修改。我们明确告诉美方,如不按中方意见进行修改,中方决不接受。

  美国人无路可退,不得不再做修改,于当天中午,向我们递交了道歉信的第四稿。在这一稿中,他们接受了美国应向中国人民道歉的要求,但又称,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美国人居然给我们提出了条件。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决定再做交涉。

  4月8日,周文重部长助理同普理赫大使又先后进行了两轮磋商。当晚,美方向我们提交信件第五稿。这一稿在表示歉意时加重了语气,相关表述都改用“very sorry”(深表歉意)的措辞。美方还接受了在信中增加“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的内容、对中方妥善安置美方机组人员表示感谢,并且去掉了“中方应允许美方在不迟于5月7日前将美机运离中国”的内容。

  这一稿基本符合了我们的要求。当晚,美方又应中方要求,在对信中的一些措辞进一步修改后,向我们提交了新的道歉信。这是美方向我们提交的第六稿。

  在这次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中,焦点是道歉问题。因此“道歉”一词变得重要、敏感。在英文中主要的词有三个:“apologize”、“sorry”和“regret”。专家们认为,其中最正式的是“apologize”;其二是“sorry”;语气最弱的是“regret”。

  另外,如果一国政府对另一国政府说“sorry”则肯定是“道歉”。如需加重语气,可在前面加“very”或“deeply”等修饰词。

  接受道歉

  就美方道歉信内容达成一致后,双方商定于2001年4月11日由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正式递交中方,我则代表中国政府接受道歉。

  下午5时30分,普理赫准时来到外交部,我在外交部橄榄厅会客室接受了美国政府全权代表、驻华大使普理赫代表美国政府递交的关于“撞机事件”的道歉信签字文本。

  接受道歉信后,我对普理赫说,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们理解美国人民和机上人员家属盼望机上人员早日回国与亲人团聚的急切心情,鉴于美国政府已向中国人民道歉,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国政府决定允许上述人员在履行必要手续后离境。

  听了我的话后,普理赫似乎松了一口气。

6月18日,海南陵水机场,EP-3等待排放油料和拆卸

  机组人员允离境

  2001年4月12日,中方在海口美兰机场向美方移交了美EP-3侦察机上的24名人员,允许他们乘坐美国政府租用的一架商业包机从海口出境回国。当天距西方的复活节还有两天。

  在处理美军机上人员问题上,我们始终做到入情入理。美方部分人员回国后抱怨说他们受到了严格监控和长时间审讯,说我们把他们当做“人质”扣押。这些人弄错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他们并不是游客,更不是贵宾。他们是不速之客,是对中国国家安全和主权构成威胁,撞毁中国军用飞机,致使中方飞行员牺牲的美国情报人员!我们完全有权对他们进行必要管束,也完全有权要求他们配合调查取证。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并根据中美领事条约的有关规定,安排美国使、领馆官员先后五次探视,并安排美方机上人员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向他们转交美方送来的日用品,允许他们通过电子邮件与家人联系等。后来,布什总统在美方机上人员返回美国后发表讲话,承认他们“健康状况良好,没有受伤,也未受到不当对待”。

  经过与美方的较量,围绕“撞机事件”的斗争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事情并未结束,下一阶段将转入如何处理美方飞机的问题。

  打掉气焰再磋商

  从2001年4月中旬开始,以外交部美大司司长卢树民为团长的中方代表团与以美国防部副部长帮办维尔加为团长的美方代表团,就如何处理美方军机问题,在北京进行了反复谈判。

  对“撞机事件”的处理,据说美方内部特别是国务院和国防部之间一直存在分歧。两家都在想方设法争夺处理这一事件的主导权。所以,在谈人的问题时,是美国国务院主导;现在该谈飞机了,则变成主要由军方主导。这一次的美方代表团主要由国防部和美军太平洋总部的军官组成,美国国务院仅派了两名官员参加。

  这些人以前没有和中国人打过交道。他们一上来就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这是他们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的惯有态度。还有人甚至妄言,以前美国飞机也出现过迫降在别国的情况,其他国家都是很顺利地将飞机还给美国,不仅如此,还得给美国飞机加满油。

  开始EP3引擎仓的拆卸工作




  冒雨拆卸EP3左主起落架

  会谈一开始,他们竟然声称“撞机事件”责任在中方,要求尽快归还美方飞机,允许美方派人查看并修复美机,还为美国派军机到中国沿海进行侦察飞行无理狡辩。谈判中,对一些具体问题,尽管前一段中美双方已经谈得差不多,甚至已经定下来了,他们也居然全盘推翻。

  我们当然据理驳回,并对他们进行“再教育”。我方谈判代表告诉美方,要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充分认识事件的严重性,采取务实和建设性的态度,对中方的要求做出积极反应,以利于事件的妥善解决。否则,免谈!

  “大卸八块”EP-3

  2001年5月10日,美方的技术评估小组对飞机评估后,提出派技术人员赴陵水机场,将飞机修复后,整机飞离海南。

  就在三天前,美方竟然又恢复了对中国近海的侦察飞行,这是自“撞机事件”发生后美方首次恢复此类飞行。我们立即出动战机对美机进行了跟踪、监视。在此情况下,美方要我们同意他们把飞机修好再飞回美国去,简直欺人太甚!

  美国人的要求当即遭到我们的断然拒绝。

  我们坚持美军侦察机不可能修复后整机飞回去。

  我们强调,鉴于美机的性质,如何返还飞机问题,不仅仅是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具有重要象征意义的政治问题。飞机修复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整机飞离中国,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民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告诉美国人,最好丢掉幻想,考虑用其他方式将飞机运回去。

  美军EP-3侦察机

  美军侦察机虽然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但如果飞机不拆,返还时必须从海口机场出境。而美国EP-3侦察机是一架大型飞机,长三十五米多,高十米,翼展达三十多米,无论从陆路还是海路,都不可能运离陵水机场。从陵水机场走陆路到海口,要经过隧道,飞机不拆根本无法通过。如果走海路,仅仅把飞机运到船上去,就需要专门修一条新路,这条路当然得美国人自己掏钱来修。

  最后,美国人考虑再三,不得不提出将飞机拆解后再运走的新方案。他们决定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一架安—1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把拆卸后的美国飞机运走。我们同意了这一方案,并表示愿意向美方提供必要协助。

  “撞机事件”后,EP-3飞机一直停放在海南陵水机场。那段时间,海南天气变化无常,时而烈日炎炎,时而阴雨绵绵,还有台风将至的消息。这架飞机一直尴尬地趴放在我们的机场上,早已失去往日那种神气,只能等待着被大卸八块的命运。

  2001年6月15日,美方派出的负责拆解飞机的l2名技术人员乘坐美方专机,抵达海南三亚凤凰国际机场。

  次日,美方从俄罗斯航空公司租用的安—l24型远程重型民用运输机,也抵达陵水机场,飞机上装载了拆解飞机用的铲车、吊车、工具箱和用于包装的木材等设备。由于拆解飞机所需设备较多,安—124运输机先后分五次运入这些设备。

  6月18日,拆运工作开始。拆解工作持续了十多天,直到6月29日中午才全部结束。

  在飞机拆卸的过程中,安—l24运输机先后将已经拆卸下来的飞机起落架、天线和机翼等部件,分批运回美国。

  7月3日,第十个架次、也是最后一个架次的安—124运输机,装载着美国EP-3飞机机体、机上侦察设备及部分拆解工具,从海南陵水机场起飞出境。一个小时后,美方拆运技术人员也离开陵水机场,于次日上午乘美方专机从三亚机场出境。至此,美国EP—3侦察机的拆运工作全部结束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