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战区兵力告急 应对朝鲜战争必须做好三件事
2013-04-11 09:19:30.0
   

  应对朝鲜战争中国军方必须做好三件事

  寂寞嫦娥舒广袖

  近日,随着朝鲜和美日韩双方冲突的不断升级,世界政治版图上那块原本不太大的朝鲜半岛地区,已经被很多国家的政治和军事专家们用放大镜无数次地对准放大,并用红笔划在了圆圈中央。这场战争似乎真的如朝鲜所说——处于立刻爆发战争还是明天爆发战争的分秒必争的阶段。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第二次朝鲜战争无论打还是不打,作为关键一方的中国,都应站在全局和长远角度进行布局,果断抛开金正恩和朝鲜军方等因素来独立思考,根据“为我所用、对我有利”的原则,提前制定应对极端局面的安全预案。

 


朝鲜人民军演习——战争已经处于分秒必争的阶段



解放军陆军部队跨区机动集结

  一是迅速完成屯兵计划。就是在战争爆发的前夜,迅速完成在中朝边境的多兵种战力部署,为战争爆发后可能采取的措施打好基础、作好准备。

  作为中国七大军区之一的沈阳军区,主要防区为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当然也是此次防范朝韩冲突的主力。但是,根据当前实际需要,仅一个沈阳军区的力量肯定是远远不能够完成可能肩负的任务和使命的。结合当前特殊情况,应果断跨军区、跨兵种调动必须部队和兵力,迅速完成战力集结。据有关消息,这项任务当前基本完成。

  二是即刻控制核武基地。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朝鲜战争结果怎样,中国都应把握住一点,那就是防止朝鲜的核武基地落入美日韩之手。

  在媒体透露的朝鲜11处核设施中,慈江道下甲和平安北道的金仓里最引人关注,因为这两处距离中国最近,并且慈江道下甲的朝鲜第26总厂,是朝鲜最大的地下军工厂所在地,这里也是朝鲜核武器主要研发与生产地,一旦战争爆发,我方势必作好武力抢占和保护的准备。对于朝鲜的其他核设施,也同样重要,即便破坏,也不能够落入他人之手。

  三是果断建立缓冲区域。对于一贯主张国际间冲突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不愿看到半岛战争的中国来说,战争爆发、建立军事缓冲区是最坏的打算,也是最为必要和意义最为重大的战略部署,此举对中国有利,对朝鲜更有利。

解放军陆军部队跨区机动集结



解放军陆军部队跨区机动集结

  一旦局势失控,中国应该迅速采取地面和空降等多种途径,以雷霆之势果断出动军队越过中朝边界,在进入朝鲜境内30公里甚至更大的区域建立缓冲区。一方面为安置在朝鲜境内难民用,更为重要的是为下步可能采取的军事措施争得有利空间,为将来的和平谈判留下砝码和余地。

  此外,对于大家议论的如双方开战中国方军队是否介入、如何介入、程度如何,以及金正恩政权的存废等等焦点问题,也同等重要,这些答案,想必王毅外长代表中国政府所说“不允许在中国家门口生事”的严厉表达时,已经把各种考虑包括在内。

  新加坡曝光点燃二次朝鲜战争的三大原因

  首先,朝鲜是个封闭、神秘与不可捉摸的国家,外界对朝鲜的了解也不透彻。

  在2011年12月17日,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逝世,但官方媒体两天后才宣布死讯,而在这段期间,包括韩国的全球情报机构,都是在官方宣布后才获知这信息。《纽约时报》形容这是情报机关的一大失误。在这一轮的相互恐吓,分析员认为,朝鲜只是通过一贯的核威胁,换取国际援助及安全保障,因此,它不会关闭朝韩合作的开城工业园区,毕竟这个工业园为朝鲜提供了五万多个工作。然而,朝鲜昨天开始,不让韩国工人进入该工业园。

  其二,美国自2009年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对朝鲜核威胁实行多年的“战略容忍”开始出现变化。

  在这战略环境的改变下,有了美国的强力支持,首尔不再容忍平壤的军事挑衅,对平壤摆出了强势姿态,并恫言将先发制人。韩国总统朴槿惠在总统竞选活动中表示,不能继续容忍平壤的军事勒索。在这新形势下,平壤若继续通过核威胁换取国际援助及安全保障,可能引发美国及其盟友的军事围堵,使朝鲜处于更孤立的地位。在华盛顿,政界及战略分析员对朝鲜半岛问题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是主张重新启动对话及外交渠道,消除平壤的安全恐惧,以缓和朝鲜半岛的局势;另一个是坚持平壤先放弃核武器,美国才可能重新启动六方会谈。在面对朝鲜的军事恐吓,后者认为,对话是姑息平壤的下策,美国必须以牙还牙,展示军力,以发挥阻吓的作用。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视察军队

金正恩凌晨在最高司令部紧急召开作战会议,指示人民军战略导弹进入射击待命状态。

  其三,中国身为朝鲜的盟友,对平壤一意孤行的作风,感到不满与无奈。

  这次的美韩军演,北京并没有对美国展示军力,作出批评。北京不少战略学者认为,北京应该放弃对平壤的支持,因为朝鲜已不再发挥战略缓冲区的功能,并已成中国的负担。然而,在这方面,北京官方处于进退两难的局面。虽然中国支持联合国对朝鲜制裁的动议,但还是继续主张克制与对话。不过,随着中国的崛起及国际地位的提高,中国不免要在国际社会的管治方面,发挥影响力。因此,中朝的关系,将可能出现蜕变。

  金正恩最近在会见美国职业篮球赛前球星罗德曼时说,他不想打仗,只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他打电话。对美国及国际社会而言,朝鲜必须先放弃核武,才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然而,朝鲜将发展核武视为安全保障,绝不让步。在战略环境改变下,朝鲜的核武政策将使它在国际社会更为孤立,更缺乏安全感,其对外政策将更不可预测。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发表题为《中国对朝鲜必须旗帜鲜明》的署名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对待朝鲜的态度已经发生根本改变,中方意识到:只有同国际社会一道,“恶疾用猛药”,才能使朝鲜重回“六方会谈”;鉴于目前半岛的危险局势,为应对发生“朝鲜当局铤而走险、联合国采取‘重大行动’”的最坏情况发生,解放军需“在边界地区建立防火墙。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立即封锁边界,防止祸及本国。”全文如下:

  联合国安理会以15比0的投票结果,一致通过针对朝鲜十分严厉的制裁决议。具体措施包括:要求联合国成员国对朝执行“封金令”,拒绝为金氏政权提供金融服务,冻结其海外账户;要求加强对朝国际活动的监视和控制,限制其外交机构和人员的活动;要求对朝全面禁运,包括珠宝、游艇、高级轿车等在内的奢侈品,同时对进出朝鲜的飞机和船只进行“强制”检查,严防朝鲜输出有害世界和平物资,卡死朝鲜对外经济交流的管道。最后,决议明确指出:“如朝鲜再次进行发射或核试验,将会采取重要行动”,所谓“重要行动”,应该包括军事打击的选项。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显然,这一决议的目的,是要在从经济、政治、外交上对朝鲜进行全方位封锁,最大限度地限制其国际活动空间。并且,决议具有明显的针对性。其打击对象是以金氏家族为首的权贵阶层,让他们真正地感受到痛苦。事实上,中美曾在2006年至2007年间相互配合,对朝实施“封金令”,迫使朝鲜在六方会谈中妥协,同意采取相关步骤冻结其核武计划。

  必须看到的是,这一制裁决议,实际上是中美双方充分交流与磋商的结果,反映的是中美之间的共同立场。联想到美国近来对安倍晋三的冷处理,以及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采取立场”、呼吁各方和平解决争端等政策取向,人们不难发现,尽管中美双方存在诸多利益冲突,但维护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是两个大国最根本的共同战略利益所在。

  更具深远战略意义的是,这次决议彰显了中国对朝政策的重大转变。首先,中国政府不再反对,而是积极配合国际社会对朝鲜的严厉制裁。其次,朝鲜第三次核试以来,中国官方声明中已不再坚持“为朝鲜半岛和平做出不懈努力”的一贯立场。这意味着中国不再保证在“紧急情况”下对朝鲜的支持和援助不再单方面承诺对朝鲜无条件的军事保护;不反对国际社会在必要时,在联合国主导下对朝鲜采取“重大行动”。

  中国改变立场的最根本原因,是因为中国的新领导层充分认识到朝鲜局势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一味地姑息迁就、强调和平稳定的立场,无助于改善朝鲜局势,反而使金氏政权变本加厉,一意孤行地采取毫无理性的挑衅政策。金正恩上台以来,尽管试行了农业改革政策,有条件地开放了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罗津港,并且开始探索中国式的改革开放模式,但在其内部,因领袖的突然更迭而导致的权斗,以及金正恩为巩固自身权力而采取的种种激烈手段,进一步激化了内部矛盾。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在国际孤立,经济危机和安全忧虑的三重压力下,倾向改革的“新政”很快便偃旗息鼓,被更“强硬”的立场所取代。“核讹诈”的老伎俩便成了巩固政权、稳定国内局势的唯一手段。金氏政权接连不断地挑衅行为,加剧了地区局势动荡和不稳定性,从而危害了中国谋求“和平发展”的根本利益。

  中国加入国际社会对金氏政权进行严厉制裁的目的,是“恶疾用猛药”,目的是促其醒悟,放弃损人不利己的核武野心,改弦更张,重新回到“六方会谈”、回到理性协商的轨道上来。

  倘若金氏政权执迷不悟,甚至铤而走险,中国也应做好充分应对准备。一旦采取“重大行动”,中国要和国际社会——尤其是韩国等周边国家——积极沟通合作,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

  首先,要做好包括军事手段在内的充分准备,在边界地区建立防火墙。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立即封锁边界,防止祸及本国。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朝鲜当地时间3月29日,朝鲜上万军民平壤集会,响应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号召。

  第二,必须切实履行中国承诺的义务,配合国际社会全面认真地实施应对措施,控制事态发展。

  第三,在和国际社会保持充分交流基础上,保持与朝鲜对话渠道的畅通,在施加压力同时,确保和平解决问题的希望。

  事实上,这也是中国政府反复强调的政治立场:不论采取任何制裁措施,其最终目的都是要把朝鲜拉回到理性对话协商的轨道上来。希望中国的良苦用心被国际社会理解,同时也能得到平壤的积极理性回应。

  (作者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

  美:朝鲜这盟友太危险 中国应允许世界铲除它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杂志网站日前发表署名文章,作者为美国陆军军事学院战略研究所地区战略与规划系主任史蒂文·梅茨。文章对朝鲜半岛发生第二次战争进行了分析,并称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已经成熟,这次能允许全世界铲除其危险的盟友。

  文章中称,没有哪位美国领导人希望朝鲜半岛再次爆发战争。问题在于,朝鲜发表了太多威胁性的官方声明,保持着高度战备状态,所以美国决策者可能无法辨识出即将发动进攻的迹象。

  误判或许导致战争

  文章指出,无论如何,美国近年来的每场战争都以误判形势开局;美国决策者误解了敌人的意图,而这些敌人反过来又低估了美国的决心。美国与朝鲜的冲突可能会复制这种模式。

 

  资料图:美军B-2隐形战略轰炸机在韩国平泽乌山空军基地上空飞行。


  资料图:朝鲜公布的模拟进军首尔视频。

  文章称,鉴于金正恩政权沿袭了前两任领导人的传统,对自己感到不满意的所有行动和声明都作出反应,所以很难确切评估什么样的举动会把平壤推上疯狂的道路,导致其采取行动。可能会是美国认为适度而合理的举动,也可能是发生在朝鲜政权内部、外界无从知晓的权力斗争。

  外界不知道平壤发出的最新一轮威胁究竟是认真的,还是老一套的叫骂而已。谨慎的做法是想像不可想像的局面,思考一下,朝鲜政权发动的战争可能会对美国安全构成何种影响。

  战争代价极其高昂

  文章认为,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开端可能是韩国、日本或美国的目标遭受导弹打击,或者在朝鲜实施导弹打击的同时大举入侵韩国——朝鲜为此已经准备了数十年。早期打击可能包括核武器,但即便没有,美国可能也会迅速采取行动,摧毁朝鲜现有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

  文章称,战争本身的代价将极其高昂,也许会持续很长时间。朝鲜是全世界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其武装部队落后,但规模极大。朝鲜民众不断接受美化政权的宣传,目前很难判断他们是否会抵抗进入朝鲜的美国和韩国军队。正如伊拉克冲突表明的那样,尽管美国及其盟友不希望出现广泛而持久的抵抗行动,但还是应该准备好对策。朝鲜的常规军队落败后,广泛的游击战和叛乱可能会持续数年。

  文章指出,朝鲜需要大量救济。如果平壤动用了核武器,韩国和日本也同样需要救助。要想稳定朝鲜局势并建立高效而和平的政府,就需要长期占领,要么由美国主导,要么由美国充当主要促成者。

  资料图:美国核潜艇“圣弗朗西斯科”号停靠韩国镇海港。


  资料图:朝鲜阅兵式上展出的KN-08导弹

  文章还分析说,第二次朝鲜战争将迫使美国调集军队。这首先是需要军方现有预备役人员参与,但最终可能需要美国大规模扩军,因此还要征兵。军方的基础培训设施和国防工业基础也必须扩大。即便华盛顿为筹集战争资金而增税,此举也将使削减美国政府开支的工作遭遇重挫,从而推迟大幅度削减赤字的时间。此外,第二次朝鲜战争将冲击全球经济,有可能破坏东北亚以外地区的稳定。

  不过,美国及其盟友终将击败朝鲜军队。到了那时,美国不可能像第一次朝鲜战争结束时那样,恢复战前的局面了事。文章称,朝鲜太反复无常,太孤注一掷,太危险,所以不能容忍其存在。因此,美国的战略目标只能是政权更替和彻底消除朝鲜的威胁。

  导致中美敌意加剧

  文章认为,朝鲜要实现上述转型,中国可能会构成最紧迫和最严峻的挑战。无论如何,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在20世纪50年代出兵韩国之后,北京展开干预才挽救了他,中国的援助帮助金氏家族后来的成员保住了政权。鉴于第二次朝鲜战争也必定会以同样的方式(也就是朝鲜挑衅)开始,但愿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已经成熟,这次能允许全世界铲除其危险的盟友。

  不过,中国将激烈反对美国长期在朝鲜驻军,或者出现统一的、与美国结盟的国家。绕开这种局面的办法之一就是大妥协,形成一个统一但中立的国家。无论这种选择多么具有吸引力,统一后的朝鲜半岛可能都不愿采取中立,因为它与中国仅隔一条鸭绿江。

  文章指出,如果不能巧妙处理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后续问题,极有可能会导致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敌意加剧,也许甚至会引发一场新的冷战。

资料图:金正恩查看朝鲜部队自行研制武器


资料图:金正恩查看朝鲜部队自行研制武器

  无论如何,历史表明,深切的经济联系并不能自动防止国家间产生敌意或开战——1914年,德国与俄罗斯的经济关系极为紧密,与法国和英国也有着广泛的贸易和金融联系。因此,在第二次朝鲜战争后,美中继续开展相互贸易和投资,但两国关系又是对抗和充满敌意的。在治国领域,更古怪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无论第二次朝鲜战争产生什么样的外交后果,都将导致极大的人道主义和经济灾难,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加以避免。不过,鉴于朝鲜政权具有多疑和不稳定的特点,即便美国采取最出色和最明智的外交举措也未必能避免冲突。出于这个原因,美国的决策者和战略家应该在极力避免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同时认真推演。他们应该筹划结果,并且为取得这样的结果而着手在美国国内形成政治共识,这是一项令人沮丧但有先见之明的任务。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